Daniel Hope 的四季与十二月


27人参与 |分类: 了解民生|时间: 2020-08-13

「在寒冬尽头,我终于知道在我的心底有一个不屈不挠的夏天。」-哲学家加谬(Camus)

香港的四季越来越变得不明显,未到五月,早上暑气蒸人,热浪炙人,午后又会刮起狂风,突降大暴雨,天气反覆无常,待在家中,听韦瓦弟(Vivaldi)的《四季》,也倒应景。乍看手上Daniel Hope的这张CD,原来不是《Four Seasons》,而是《For Seasons》,上面除了四季之外,还有十二个月,先有Daniel Hope 与苏黎世室内乐团(Zurcher Kammerorchester) 演奏韦瓦第「四季」小提琴协奏曲的「春」、「夏」、「秋」与「冬 」四个乐章。

对很多听众来説,这首小提琴协奏曲已经成为耳熟能详的背景音乐,但是当Daniel Hope 年青时第一次听到首恊奏曲,已经深深迷上,后来在1970年欣赏到大师曼纽因( Yehudi Menuhin )指挥苏黎世室内乐团演奏这曲之后,他便与《四季》结下不解之缘 。

他深受恩师曼纽因的影响,在过去的25年间,他一直想要录製这个乐曲,而至今他已公开演奏《四季》不下一千次,大约五年前他参与了徳国钢琴手与作曲家Max Richter创作的《Recomposed By Max Richter: Vivaldi, The Four Seasons》,是以电子结合环境融入古典音乐的作品,Daniel 负责了多段小提琴的独奏。参与这次録音,叫Daniel重新审视《四季》的原版,有了新的体会,开始準备录製专辑。

刚推出这张《For Seasons》的专辑,Daniel Hope 回到韦瓦第原始「四季小提琴协奏曲」的框架下,很有心思演译得鲜活可爱。

除此之外,他更以他个人品味去选曲,录製了适合一年十二月份的十二首小品,从巴哈、舒曼、布拉姆斯,到当代的多位流行与电子音乐家的作品,其中有特别量身打造的,从巴洛克时代到当代的十二段关于月份的短篇,以电影的蒙太奇手法泡製出21首可以一听再听的乐曲。

代表一月的是德国年青作曲家Nils Frahm 的「琥珀」(Amber) ,活泼而富有生命力。

爱尔兰电子音乐家Amphex Twin 的作品「四月十四」(Avril 14th)是有点惆怅又有点梦幻的四月。

感恩的五月,Daniel 改编了英国诗人 John Newton 1748年的作品「奇妙恩典」(Amazing Grace),作者在爱尔兰近海满载黑奴的船上,遇到狂风暴雨,船快要被巨浪淹没时,他向上帝呼求怜悯,最后安全着陆,他感恩之余写这首诗。Daniel 与前衞电结他手Dom Bouffard 以即兴的方式縯译这首歌,先有山雨欲来之势,进而雷电交加,结束前风雨过后见阳光。

小提琴与钢琴手合奏柴可夫斯基的「六月」(June from the Seasons op37 bis)与舒曼的「一个明朗的夏天早上」(Am leuchtenden Sommermorgen)代表的七月,淸淡的感觉,有消暑的效果。

旅居巴黎的加拿大纲琴家Chilly Gonzales 特别为了专辑创作了「八月的疑惑」(Les doutes d'août)。 

Daniel 又选奏了美国流行经典,Kurt Weill 的「九月之歌」(September Song)(1938),不禁联想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十六世纪巴洛克的小提琴家与作家Johann Melchior Molter 的「咏叹调 II」(Aria II ), 来自他的「田园交响曲」(Concerto pastorale),由德国女高音Anna Lucia Richter 演唱,带出深秋的䔥瑟。 

十一月听巴赫的「 我的灵魂呵,準备好」(Bete aber auch dabei),是作曲家在圣三一节后创作的颂讃曲,Daniel 与Anna Lucia Richter,德藉大提琴手Claudio Bohórquez 以及日藉古钢琴/风琴手Naoki Kitaya 联手演译。

庄严过后,来到蕴蓄着旧一年生命的坚韧与美好的十二月,Chilly Gonzales 献上一首New Age 曲风的「仲冬」(Wintermezzo) ,借此缅怀过去一年来的经历。

辛劳一年之后,是时候休息了,Daniel 在十二月之后送上布拉姆斯的安眠曲「晚上好!晚安!」(Gute n Abend, gut' Nacht),写上完满的结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