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魔幻剧团的游戏邀请,你敢玩吗?《魔幻卡拉瓦1:绯红色的少女》书摘连


19人参与 |分类: G趣生活|时间: 2020-07-17

思嘉蕾挣脱开来,脚步踉跄。树林开始越来越稀疏,柔软的泥土地变成坚实道路,铺着珠母贝光泽的石头,和经过海洋淘洗打磨的玻璃碎片一样光滑。她触目所及,石板路持续往前延伸,分支成迷宫似的蜿蜒街道。道路两边是参差不齐、轮廓圆滑的商店,漆成珠宝色调或粉嫩的颜色,像歪歪扭扭叠起的帽盒。

这里迷人又魔幻,但也出奇宁静。商店全都打烊了,屋顶积雪就像遗落的故事书上的灰尘。思嘉蕾不知道这是什幺地方,但是和她想像中的卡拉瓦不同。

落日橘黄的烟雾仍然袅袅上升,和他们在沙滩上时看起来一样遥远。

「蕾嘉思,我们必须继续前进。」朱利安催她沿着奇异的街道往前走。

思嘉蕾不知道是寒冷造成的幻觉,还是她脑子出了问题。除了安静得很诡异之外,帽盒形状的商店挂得招牌一点道理也没有,每面招牌都以许多不同的语言写成,有些说:营业时间:午夜左右。还有招牌写着:等昨天再来。

「为什幺每间店都关着?」她问,呼出一团团脆弱的水雾。「人都上哪去了?」

「我们只要一直往前走就行了。别停下。得找到温暖的地方才行。」朱利安继续赶路,经过思嘉蕾看过最奇怪的几间商店。

橱窗里有饰满填充乌鸦的圆顶礼帽、放阳伞的腰带、点缀人类牙齿的女人髮箍、可以照出灵魂黑暗的镜子。寒冷肯定影响了她的视觉。希望朱利安说的没错,希望泰拉已经在温暖的地方了。思嘉蕾继续四处张望着,看看是否能瞥见妹妹蜜金色的头髮,或者听见她活力十足的笑声迴荡。然而每间商店都空无一人,鸦雀无声。

朱利安试着转动几道门把,但都打不开。

下一排商店贩卖的是各种奇幻物品:流星、能种出愿望的种子、可以窥见未来的奥黛特预言眼镜(共有四种颜色)。「如果有一副应该不错。」思嘉蕾喃喃自语。

奥黛特隔壁,一张旗帜写着店主能修复破碎的想像力。那行字在装着梦境、梦魇和某种叫做日魇的瓶瓶罐罐上方飘浮。思嘉蕾的黑色髮丝间冻出小小的冰柱,她认为自己现在应该就是身在日魇之中。

身旁的朱利安开口咒骂,更多帽盒形状的商店街区后方,几乎能看见烟雾的升起之处,它正旋转着进入一颗太阳,太阳里头有星星,星星内还有一颗泪珠─卡拉瓦的标誌。但是寒意已经渗入她的骨头和牙根,甚至连眼皮都结霜了。

「等等─那─那里呢!」思嘉蕾对朱利安挥舞颤抖的手,指向卡萨比安钟錶舖(Casabian’sClocks),一开始她以为那只是黄铜窗框的反光,但玻璃后方,一片钟摆、砝码和闪亮的木柜后方,有一座正在熊熊燃烧的火炉。门上的告示牌写着:全年无休。

冻僵的两人闪身入门,迎接他们的是齿轮滴答、鸟鸣咕咕、指针喀嚓和发条上紧的合奏。忽如其来的温暖让思嘉蕾已经失去知觉的四肢开始刺痛,吸入的热空气灼痛她的肺部。

她冻僵的声带发出破碎的声音:「有人吗?」

滴答。答滴。

回应她的只有齿轮和发条的声响。

店舖和钟面一样是圆形的,地板上画着不同风格的数字,各式各样的钟錶和计时器覆盖着所有平面。有些往回转,有些露出齿轮和槓桿装置。房间正中央一个上锁的厚重玻璃盒内摆着一只怀錶,声称能让时间倒流。在别的日子,思嘉蕾可能会感到好奇,但她现在只想靠近火炉翻腾而出的温暖。

她很乐意在火炉前融化成一滩水。

朱利安拉开炉门,用旁边的火钳塞了一截柴火进去。「我们得把衣服换掉。」

「我─」朱利安走到一座花梨木老爷钟前,思嘉蕾停止抗议。大钟底座放着两双靴子,三角形钟檐两侧还挂着两套衣物。

「好像有人偷偷照顾妳喔。」朱利安嗓音里的嘲弄又回来了。

思嘉蕾靠上前,企图忽略他。衣物旁边一张摆满月晷的镀金桌子上,有一瓶插着红玫瑰的弯曲花瓶,旁边有个托盘,上头有无花果麵包、肉桂茶和一张纸条。

给思嘉蕾.卓格纳与她的同伴。

真高兴你们能来。

                                              莱金

那张纸和思嘉蕾在崔斯达收到的金边信纸一模一样。她好奇莱金对待这些人是否都同样费尽心思。

思嘉蕾很难相信自己有何特别之处,但是她无法想像卡拉瓦团长本人为每个客人都献上专属问候以及血红色的玫瑰。

朱利安咳嗽,「麻烦一下好吗?」他把手伸过思嘉蕾,拿了一块麵包,扯下为他準备的那套衣服。

然后他开始解开固定裤子的皮带,「妳要看我脱衣服吗?我不介意喔。」思嘉蕾立刻觉得尴尬,赶快撇开视线,他真是一脸羞耻心也没有。

她也需要换衣服,但是这里没有安全的隐密空间,而且他们抵达之后,空间似乎越来越小,但是她现在才发现到底有多小,她和前门之间的距离不到十码。「如果你转过去背对我,我们两人都可以换衣服。」

「我们也可以面对面换啊。」朱利安的嗓音里有笑意。

「我不是那个意思。」思嘉蕾说。

朱利安低声轻笑,思嘉蕾抬起头时,他已经转过身背对她,她忍住不要盯着看,他背部的每一吋都是肌肉,和他的躯干一样结实,但那不只是唯一吸引她注意力的地方。他肩胛骨中间横亘着一道粗大的疤痕,下背部还有另外两道疤,好像曾经有人捅了他好几刀。

思嘉蕾吞回一声惊呼,马上感觉到罪恶,她不该看的。她匆忙抓起给她的那套衣服,专心着装,她试着想像他可能经历过的事,她不想要任何人看见她的疤痕。

大多数时候,她父亲只留下瘀青,但多年来她都不让女僕帮她着装,免得有人看见。她原以为这些穿衣练习现在派上用场了,但莱金留给她的这件裙子不需要帮忙就能自己穿上,造型很平凡,令人失望。和她想像中卡拉瓦的衣物完全相反。裙子没有马甲,胸衣的材质是普普通通的米色,裙摆乾扁,没有衬衣和内裙,也没有裙撑。

「我可以转回来了吗?」朱利安问,「反正我都看过了。」

思嘉蕾立刻想起他用力握住她的腰、褪下她的衣服,让她从胸骨麻到臀部。「感谢提醒喔。」

「我不是说妳啦。我根本连妳的─」

「没有比较好。但是你可以转回来了。」她说,「我在扣靴子。」

思嘉蕾抬起头时,朱利安站在她身前,莱金给他的衣服可不是什幺普通货色。

思嘉蕾的视线从喉头处午夜蓝的领巾移动到合身的酒红色背心。深蓝色的燕尾服衬托出他的宽肩和窄腰。唯一让人想到先前那名水手的,只剩下紧身裤腰臀间挂着刀的腰带。

「你看起来─不太一样。」思嘉蕾说,「你看起来不像刚打完群架了。」

朱利安站直了些,好像她刚说的话是讚美,虽然她很确定自己没这个意思。儘管他的衣服俐落体面,和绅士还是有一段很长的差距─不是因为他没刮鬍子或者凌乱的棕色鬈髮。朱利安本身有种狂野的气质,是莱金的衣服无法驯服的。他脸旁的锐利轮廓以及棕色双眸里的精明眼神─并未因为他穿了背心……和怀錶就随之消减。

「那是你偷的吗?」思嘉蕾问。「借来的。」朱利安纠正,在手指间绕着錶带,「和妳穿的衣服一样。」他上下打量她,讚许地点点头,「我看得出他为什幺寄门票给妳了。」

「你说这话是什幺意─」思嘉蕾在一只时钟的镜面上瞥见自己的倒影,立刻住嘴。她身上的裙子不再是无趣色彩的混合,而是饱和的樱桃红─诱惑与祕密的颜色。低领胸衣中央垂下一排时髦的蝴蝶结,搭配抓皱裙撑,下方的裙子滚荷叶边,贴着她的身体曲线,由五层各不相同的细緻布料组成,樱桃红的丝缎与薄纱以及些许黑色蕾丝互相交错。连她的靴子都变了,从单调的棕色变成相配的黑皮革与蕾丝。

她用手抚过裙子的布料,确定不是镜子或灯光变的戏法。又或许她刚刚是冷到出现了幻觉,才以为裙子平凡无趣。然而思嘉蕾内心深处知道莱金给了她一件有魔法的礼服。

这种魔法应该只存在于故事中才对,但这件裙子非常真实,让思嘉蕾不知道该作何感想。她内心中的小孩非常喜欢,但长大的思嘉蕾不确定自己是否该感到自在─无论礼服有没有魔法。她父亲是绝对不会让她穿这幺醒目的东西,虽然他人不在这里,思嘉蕾还是不想引人注目。

她是个漂亮的女孩,仅管她常常想隐藏这件事。她遗传了母亲浓密的黑髮,非常衬她橄榄色的肌肤,她的脸型比泰拉更接近鹅蛋型,鼻子娇小,榛果色的双眼大到她总担心会透露太多情绪。

那一刻,她几乎渴望自己身上穿的是那件无聊的米色长裙。没人会注意衣着丑陋的女孩。也许她只要在心中想,礼服就会再次变型,但她想像着更简单的剪裁、更平凡的颜色时,樱桃红的礼服仍然亮眼合身,紧贴着她想隐藏的曲线。

她想起朱利安谜样的发言─我看得出他为什幺寄门票给妳了。思嘉蕾纳闷自己是否设法逃出了父亲在崔斯达玩的致命游戏,却落入另一个棋盘上,成为一只打扮华丽的棋子。「如果妳欣赏完自己了,」朱利安说,「我们是不是该继续找那个妳非常想找到的妹妹呢?」

「我还以为你也会担心她。」思嘉蕾说。

「恐怕妳把我想得太好了。」朱利安开始往店门口移动,这时,店里的所有钟錶一起叮咚作响。

「你可能不会想从那里离开。」一个陌生的声音说。

本文摘自《魔幻卡拉瓦1:绯红色的少女》

来自魔幻剧团的游戏邀请,你敢玩吗?《魔幻卡拉瓦1:绯红色的少女》书摘连

来自魔幻剧团的游戏邀请,你敢玩吗?《魔幻卡拉瓦1:绯红色的少女》书摘连

——写给现代女孩的《爱丽丝梦游仙境》——

如果在旅程终点等候的是独角兽般美丽而虚幻的愿望,

你愿意赌上一切,踏上这场魔魅华丽却危机四伏的历险吗?

魔幻剧团卡拉瓦以独特的表演形式着称,打造绚烂夺目的城镇,让观众在这个充满魔法的地方观赏演出,然而这不仅是一齣戏剧,更是一场可以亲自体验的冒险游戏。

♠警告♠
- 游戏中有日夜颠倒的宵禁,如果日出前没回到室内,即淘汰出局。
- 不接受金钱交易,但可以拿歌声、祕密、记忆,甚至几天的生命来换取想要的东西。
- 无论一切看起来多幺真实,务必谨记:它最终只是场游戏。
- 游戏结束之后,参加者若无法抽离导致发疯甚至自杀,卡拉瓦剧团概不负责。

思嘉蕾住在子午帝国的边陲小岛,从小听着卡拉瓦的传奇故事长大,妈妈忽然失蹤后,爸爸变得性情残暴,她和妹妹泰拉在恐惧中成长,卡拉瓦不仅是姊妹俩的儿时梦想与毕生心愿,更是能暂时逃离残酷现实的魔幻之地。当她们收到梦寐以求的卡拉瓦邀请函,生性谨慎的思嘉蕾忍痛想把票送人,免得父亲发现,两人又得挨一顿痛打,泰拉却将此视为摆脱父亲魔掌的大好机会,于是和刚认识的帅气水手朱利安合作,把姊姊骗到剧团表演的所在地。岂知刚抵达,思嘉蕾就与妹妹失散,遍寻不着之际,才发现妹妹遭绑架,成为今年游戏的线索之一,众人跃跃欲试,因为率先解开所有谜团的人,可以赢得今年的大奖:一个愿望。

★ 美国有八间出版社激烈竞标,其中五间出版社的最终报价超过五十万美金!版权狂销三十二国!

★ 二十世纪福斯以七位数美金夺下电影版权,由《饥饿游戏》与《分歧者》製作人操刀

★《纽约时报》排行榜 #2

★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3

★ 美国独立书商协畅销榜 #2

★ 日本本屋大赏 2017 最佳翻译小说,日本女星吉冈里帆感动推荐

出版社:脸谱出版

作者:史蒂芬妮‧盖柏(Stephanie Gar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