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怎幺这幺爱送礼?


35人参与 |分类: G趣生活|时间: 2020-05-22

礼尚往来是典型的跨期价值交换,交换的信任基础是友情关係。

我的母亲九岁时就以童养媳身分嫁到我父亲家,依照她对我们兄弟的说法:「嫁到你们家!」我小时候最钦佩母亲的是,她从来没读过书,也不识字,但她随时可以说出哪家什幺时候送了多少礼、什幺礼,也可以随时讲出我们家哪天要给哪家还礼、谁家何时要盖房子,或者娶媳妇、嫁女儿之类的。我始终不知道她是如何在脑中管理如此複杂的帐本,因为我们村很大、人口很多,资产负债表一定很複杂,但是她脑海里的资产负债表是清清楚楚的。但是,她从来没有因为哪家的礼没有还,而得罪了人。

母亲经常向我说明送礼与回礼的道理:第一,收了人家的礼,一定要还,否则亲戚或朋友关係就没了;第二,还礼时,不能少于对方送来的礼,至少要加一成;第三,对亲戚,逢年过节要送礼;第四,亲戚和朋友盖房、红白喜事、生孩子或有其他喜事时,都要送礼。

张家今天送一百块的礼物到我们家,我母亲之后会用一百一十块钱的礼物来还礼,这中间的投资报酬是一○%。我们家给别人送礼后,也会有类似的报酬预期,否则,「礼尚往来」就不会「往来」了。

送礼一般都发生在一户产生大量开销时,例如盖房子、搬新家、娶媳妇、办丧礼,邻居亲友都会向那一家送礼;等到我们家也出现这种大额开支时,别人家也会还礼。因此,送礼实际上是一种换个说法的融资行为,「礼尚往来」等于是一种不断重複互相融资、互相投资,帮助彼此解决大额开销的过程。

只要大家都有意愿继续当亲友,这个「礼尚往来」的过程就会持续,而且亲友圈越大,其内部金融市场的效果就越好,因为融资面、融资额、分摊跨期风险的範围就可以越大。但有个前提,大家世世代代都要住在同一处,不能移民或迁徙他乡。一旦有人开始迁徙他乡,或者经常不在同样地方住,重複博弈的过程就会停止,信任基础也会被破坏。

在传统的中国社会,只要人口很少流动,生产和生活所需的开销不会太大,基于「礼尚往来」的亲友圈金融市场就很够用。但是,一旦开支金额、风险程度都大幅提高,这种金融市场便显然不够,因为不管你的朋友有多多、亲族有多大,能够融到的资金、能够分摊的风险都是有限的。

为了进一步扩大融资範围、增加融资规模,就需要向更大的陌生人群去融资,这就需要现代金融仲介和现代金融市场。

因此,现代金融市场不仅会取代过去基于亲友的融资圈、改变融资範围和融资结构,也会改变甚至削弱传统亲友圈的作用,重创传统社会网络的性质和含义。当然,这也会使「礼尚往来」从原来注重「融资功利」,转变为注重无所求的真正友情。

转型中的传统社会型态

你可能觉得奇怪,研究金融的人怎幺老是喜欢从利益的角度去解读社会、解读文化背后的成因?的确有许多人指责:「经济学家的心胸好狭窄,总是从利益的角度解释一切。难道世界没有爱吗?」但这不是研究金融的人心胸狭窄,跟我们为人处世的方式也没关係,而是我们研究的对象—— 人类,就是这幺现实!经济学家关心的是人类行为背后的驱动力,包括文化的形成过程与变迁过程背后的驱动力,是什幺让人类创造出这种或那种文化内涵并且能够延续下来。

在今日社会,各地的金融发展程度差别很大。农村还是很传统,金融产品很少;一线城市已经很发达,金融市场丰富多彩;二、三线城市则依次介于一线城市和农村之间。既然一线城市的金融很发达,农村则相反,是不是一线城市的人便不再依靠「礼尚往来」融资,而是依赖现代金融市场?城市越大,送礼的频率就越低、越少呢?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过去做了三次问卷调查,结果发现,农村居民几乎都会送礼,每年送礼开支占收入比很高。城市规模越大,送礼的倾向就越低、频率越少,每年的送礼开支占收入比也越低。因此,大城市的文化与农村文化显然完全不同,上海和深圳人在送礼等观念上,已经跟美国社会很接近。

正因为在融资、投资角色上,现代金融市场跟原本的亲友圈有很强的相互替代性,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与丰富,亲友们的经济作用在下降,礼尚往来的必要性也因此下跌。金融市场使得礼尚往来文化逐渐成为历史。

看更多《耶鲁最受欢迎的金融通识课》

送礼融资金融市场礼尚往来亲友传统现代